勾践的拼音怎么读写拼写?勾践是什么意思?

本文目录一览:

勾践是什么意思?

勾践_百度汉语

[拼音] [gōu jiàn]

(?-前 465 年) 春秋时越王。后为吴王夫差所败、困于会稽、屈辱于吴。乃用文种、范蠡为相、卧薪尝胆、立志复仇。十年生聚、十年教训、卒兴兵灭掉了吴国、继而北进、大会诸侯于徐州(山东滕县南)、成为春秋后期的霸主

“勾践”的勾怎么读

应该是读ju,平声

勾践又叫鸠浅,在我们浙江一带方言里鸠和句同音,都读ju。所以在浙江一带方言里,勾践、鸠浅读音几乎相同,这是其一。

其二:在绍兴诸暨境内有一座很出名的山叫勾乘山,相传越王在此卧薪尝胆,是越国由弱到强进而位列春秋五霸的摇篮之地,此山命名的来历与越王勾践有密不可分的渊源,当地人把此山叫句乘山,也叫九乘山,因为在当地方言里,鸠、句、九都是同音读ju,所以由此推断,在古代,勾、句能相互通用,且结合方言古语的读音来看,读ju更加恰当。

这涉及到古汉语读音的问题,现在的普通话是来自北方一带的读音,而古汉语的读音跟现代汉语普通话读音并不一致,举个例子: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,明显用现代汉语读音xie来读就不押韵,但是在浙江绍兴一带方言里,也就是吴语太湖片,斜不读xie,而是读xia,这样一来,远上寒山石径斜(xia),白云深处有人家(jia)就显得非常押韵,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。结合当地方言读音,在古代越国,勾践正确叫法应该是叫ju(平声)qie(四声)。

“越王勾践”怎么读?

越王勾践 ?[yuè] [wáng] [gōu] [jiàn]

释义:春秋末期越国的君主。越王允常之子。因“卧薪尝胆”而名垂千古

出处:出自《国语》,《国语》是我国最早的国别体史书,共二十一卷。全书按周鲁齐晋郑楚吴越分国编次,记载了从周穆王到周贞定王前后五百余年的史事。

春秋时期,吴王阖闾带兵进攻越国,在战斗中被越国大将砍中由脚,伤重不治而死。他的儿子夫差继承了他的王位。三年后,夫差为报父仇,带兵攻打越国,一举攻下越国的都城会稽,迫使越王勾践投降。夫差把勾践夫妇押解到吴国,关在阖闾墓旁的石屋里,为他的父亲看墓和养马。

? ? 勾践忍受了许多折磨和屈辱,才被吴王夫差释放出回国。他一心报仇雪恨,带头日夜苦干,重新积聚力量。为了激励自己,他在日常生活里特别定了两条措施。一是“卧薪”,晚上睡觉时不用垫褥,就躺在柴铺上,提醒自己,国耻末报,不能贪图舒服;二是“尝胆”,在起居的地方挂着一个苦胆,出人和睡觉前,都拿到嘴里尝一尝,提醒自己不能忘记会稽被俘的痛苦和耻辱。这就是“卧渐尝胆”一词的由来。? ? 勾践不仅“卧薪尝胆”,还常常扛着锄头掌着犁,下田劳动,他的妻子也亲自织布,在吃穿上都很朴素,和百姓同甘共苦。经过长期艰苦奋斗,上下一心,越国终于翻了身,利用时机起兵灭了吴国。

勾践 是读goujian还是读gouqian

勾践:gōu jiàn

(?—前465)春秋末越国国君(前497—前465)。又称菼执。曾败于吴,屈服求和。后卧薪尝胆,发愤图强,重用范蠡、文种等治国,10年生聚,10年教训,终成强国。公元前482年灭吴。继 越王 勾践 (?- 前 465)

越系古代越人所建之国,越王允常时其国渐强,故楚国乃联越以制吴。前四九六年,当越王勾践(前四九七年 — 前四六五年)即位不久,即打败吴国。两年后,吴王夫差攻破越都,勾践被迫屈膝投降,并随夫差至吴国,臣事吴王,后被赦归返国。勾践自战败以后,时刻不忘会稽之耻,日日卧薪尝胆,反躬自问『汝忘会稽之耻邪?』。他重用范蠡、文种等贤人,经过『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训』,使越之国力渐渐恢复起来。可是吴对此却毫不警惕。前四八二年,吴王夫差为参加黄池之会,尽率精锐而出,仅使太子和老弱守国。越王勾践遂乘虚而入,大败吴师杀吴太子。夫差仓卒与晋定盟而返,连战不利,不得已而与越议和。

前四七三年,越军再次大破吴国,吴王夫差被围困在吴都西面的姑苏山上,求降不得而自杀,吴亡。越王勾践既平吴,声威大震,乃步吴之后尘,以兵渡淮,会齐、宋、晋、鲁等诸侯于徐州(今山东滕县南),周天子使人命勾践为『伯』(霸)。时『越兵横行于江、淮东,诸侯毕贺,号称霸王』但这时,春秋时代行将结束,霸政趋于尾声,勾践实乃春秋末期最后的一个霸主。

当勾践刚刚灭吴称霸,其手下最大之功臣范蠡被封上将军,然范蠡深知『大名之下难久居』、『久受尊名不祥』,故功成立即隐退,『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,终不反』。传其改名陶朱公,后以经商而致富。范蠡曾遣人致书文种,谓『飞鸟尽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。越王为人长颈鸟啄,可与共患难,不可与共乐,子何不去?』文种未能听从,不久果被勾践赐剑自杀。

北上大会诸侯于 徐州(今山东滕县南),争得霸主。

勾践的准确读音

gou句践

我国第一部文字学书,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已有“句”字,但只有一种读音:古候切,尚无“勾”字。五代,宋初徐铉校订《说文解字》时有“古候切,又九遇切”,即gōu及jú两种读音。这足以证明2500年前是只有“句践”没有“勾践”。白居易的《春题湖上》“未能抛得杭州去,一半句留是此湖”可知唐代还将“勾留”写作“句留”。宋欧阳修、宋祁等撰写的《新唐书·第五琦传》:“拜监察御史,句当江淮租庸使”。(句当即主管的意思)可以想见1000年前在诗文中虽能看到“勾”字,但官书公文仍写“句”字。人名与地名则更加不能混用。

陈桥驿先生认为:“在‘句践’一名中以‘勾’作‘句’这种错误的来源,或许仍应责备古人。因为至迟到明代,这种错误已经出现。例如《二十四史》,名本均作‘句践’但乾隆刊武英殿本《史记》竟作《越王勾践世家》。武英殿本的底本是明代监本,这是一种很不可靠的本子,体例及文字都不工整,武英殿本不幸继承了这种缺陷。即以‘句践’而论,正文作《越王勾践世家》,而目录则作《越王句践》,一书之中,‘句’、‘勾’并用,自相径庭。而许多读者只读正文,不察目录,因而造成不少‘盲从’的后人。”